自我放纵越红线 身陷囹圄毁终身

广告位

自我放纵越红线 身陷囹圄毁终身
原云南西双版纳边防支队曼庄边境检查站站长曾齐海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杨哲郎 陶玲红 云南法制报

“我在担任西双版纳边防支队曼庄边境检查站站长期间,辜负了党的教育和部队多年的培养,在思想上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行为上没能抵御住金钱的诱惑,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曾齐海在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起诉时潸然泪下,懊悔不已。

今年2月,曾齐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由西双版纳州监察委指定勐海县监察委管辖。随即,勐海县监察委依法对曾齐海开展监察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经审查调查,曾齐海在担任曼庄边境检查站站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放私护私,为走私犯罪团伙过境大开“绿灯”,充当“保护伞”,多次收受10余名走私人员财物,数额巨大。

5月28日,曾齐海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7月6日,曾齐海被开除党籍,按有关规定取消其自主择业后享受的待遇。

努力奋进改变命运

曾齐海出生在江西省广丰区一户山区农民家庭,从小父母离异。他在兄弟中排行老二,兄弟三人由父亲一人含辛茹苦拉扯长大。因为家庭非常困难,只有曾齐海一人勉强读完了初中,他的哥哥和弟弟尚未成年就外出打工,至今仍远离家乡常年在外谋生。

据隔壁邻居回忆,曾齐海从小乖巧懂事,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只是因为家庭实在困难,父亲无力供他继续上学,初中毕业后就让他入伍当兵。

怀着对部队的向往、父亲的期望和自身的理想,1995年12月,20岁的曾齐海从江西老家来到西双版纳边防支队机动大队,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成为一名光荣的边防战士。

一心想在部队有所发展的曾齐海,无论训练还是执勤,从不叫苦叫累,也不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就这样,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凭着坚韧的毅力、超强的自学能力和战友们的帮助,当兵两年多,就顺利考入军校,到校一年后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2年的军旅生涯中,曾齐海从一名普通战士,到军校学员、排长,到派出所民警、副所长,再到边境检查站副站长、站长,他一步步走上了基层主官的岗位。

忘却初心背弃使命

曾齐海坦言:“自从当上检查站站长后,走私人员就开始利用各种借口、理由接近我,和我拉关系、套近乎。渐渐地,接触的老板多了,眼睛花了,内心也乱了。看到走私老板们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内心贪婪的欲望渐渐燃烧起来。”

曾齐海在高压反腐的形势下,不收敛不收手,反而背道而驰、逆向而行,开始放纵自己。他经常与走私人员吃吃喝喝、称兄道弟。逢年过节,还毫无忌惮地收受走私老板们的红包礼金。

曾齐海回忆:“2013年春节前夕,大米走私商高某送来一个1万元的红包。我收受红包后,刚开始内心有些害怕,但也有点窃喜。害怕的是担心自己贪欲之门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窃喜的是自己当领导了,也因此得到老板们的‘追捧’。”

曾齐海对自己第一次收受红包记忆犹新。有了第一次,接下来很快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2013年至2015年,曾齐海为曾某、白某、李某、赵某等10余人走私冻品、烟叶、百货、大米、钢材、水泥等物品提供帮助,并收受他们给予的“好处费”。短短两年时间,曾齐海受贿金额巨大,令人瞠目。

“明码标价”放行走私

从军、入党之初,曾齐海内心有着极为强烈的使命感。但随着职位的一步步提升,他手中的权力慢慢增大,在形形色色走私人员绞尽脑汁的“围猎”下,他最终视若珍宝的初心在糖衣炮弹的侵蚀下“决堤”。引以为傲的使命感也被一时的假象和形式冲淡。

贪欲之门一旦被打开,就难以关起。收受走私人员钱财的背后,隐藏着为走私人员违法活动充当“保护伞”的秘密。

“为了获取不正当利益,我们找到曾齐海,请他对我们走私的冻品放行,约定每走私一车冻品就给予他1万元好处费。”冻品走私老板纳某道出了与曾齐海交往背后的秘密。

“曾齐海放私收钱是有标准的,一般走私冻品每车收费1万元,走私烟叶每车收费2000元至2500元,走私大米、百货、钢材等每车收费1000元至2000元……”纳某说。

曾齐海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什么路都有出路,都有奔头,唯独犯罪这条路是死路,是绝路,永远没有出路,一切都悔之晚矣。每次追悔只有无比的伤痛,只有让余生在反思中悔过,在遵纪守法的行动中救赎自己的灵魂。”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不代表极速1分快3立场及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vmexico.com/2019/11/5538.html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6-1760883084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

极速1分快3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